渝州热恋

“我们迟早长长久久努力红他个地覆天也翻。”

撕夏:

如果要说起最喜欢的一个片段


我永远都记得TF少年GO第二季的时候,他俩那会更多已经是各自为政,小孩子们玩游戏,王俊凯和王源就自动分成了两队的队长,要么输,要么赢。后来好像是最后一期,王源穿了件枣红色的毛衣,王俊凯穿了件蓝色的毛衣,抽签分队,小孩子们一个个按照抽到的纸条走向位置,三张椅子为一组,王源和王俊凯绕啊绕的最后居然走向了同一个方向。


像真的有宿命一样。


王俊凯先坐下,然后是王源,然后是刘志宏。


三个人边靠近边都发出了“哇”的惊叹声,王俊凯夸张地对着镜头做了个惊讶的表情,王源眼神停留在王俊凯身上片刻又看向座位,刘志宏很可爱,开始本来是坐中间的,看了眼王俊凯又坐去了旁边,让王俊凯能挨着王源坐。


你看看我我又看看你,再忍不住得意的一起笑了起来,不知道是谁说了句,赢了已经赢了。


那场的王俊凯斗志高昂,答题的时候几乎打遍天下无敌手。


也是那场,王俊凯的一心一意后王源接上了一生一世,他愣了一下,争强好胜的心好像突然就消散了,只是放松的笑着扭头去看身边比自己矮半个头的小朋友。


再后来其他组气球快爆炸的时候王源走得比较近,王俊凯伸手一把就将人拽回来了,王源依旧笑眯眯看着其他人玩游戏,任由王俊凯扯着他后退,没有回头也没有挣脱,王俊凯带他去哪儿他就去哪儿。


时间过得太久很多细节已经模糊了。


他们现在身边的人陆陆续续来了又走,不同的游戏有不同乐趣,不同乐趣有不同的伙伴分享其中,但我再也没有看到过最开始那种空前绝后的快乐。


那一年的游戏很幼稚,场景也很简陋,三把椅子靠在一起,几张小小的纸条化作红线在最后一次将他们牵回彼此身边,当他们齐齐发出惊叹的时候大概就已经有了这样的觉悟。


我和你分开各自为王,并肩则天下无双。


和你在一起的快乐。


空前,绝后。

👌

北北的鱼:


无话可说

图片来自于lof:小莫笑笑W【侵权删】

【凯源】

我很好接触的:

他们从不介意将过去的贫瘠和浅薄示人,王源津津有味说着十一岁的自己去北京录节目并且住在酒店,还到中央电视台的门口留影,当下万分感叹是自己的人生巅峰,他在酒店的名字上卖了个关子,故意让大家猜名字,因为如今的他早已住遍了各大星级酒店,再回想过去将快捷酒店视作奢豪待遇的自己自然是带着羞意的,又觉得有趣到匪夷所思,便当作包袱分享出来。

那段经历一定很深刻,因为他连诸多细节都能快速说出,记得酒店的房费是多少;特意强调是在老台照的相;留影时摆出的剪刀手也再次模仿;同期的明星前辈也一一数出。当李静说那个节目是她担当制作时,王源轻轻问道是么?似乎不太确定是不是同一档节目,直到听说是在安徽卫视播出,才兴奋附和着是。那些日子对他来说一定很重要,重要到连那些琐碎的闲事也一幕不曾忘,自然更忘不掉一起唱歌的那个人,他说“王俊凯你们知道吗?就我和他两个人”。

就只有他们两个的贫苦日子,却是他们接连拥抱成就感的日子,一个觉得自己去过首都和央视迈到了人生巅峰,一个看着自己两万的微博粉丝数感觉自己特别火。当时的两个人,的确是没有见过世面的山城娃娃,就连做梦都不敢脱离实际地夸大,于是朝前走一步就欣喜一步,得到一分就满足一分,训练很苦可是很幸福,因为两个人在一起吃苦。

有些话能改变人的一生,我对此深信不疑。因为王源说“师兄,我们一起唱歌。”;因为王俊凯说“用他的可爱我的帅,应该可以组成一个组合”。当时的他们固然羞涩,可是语气中的笃定和期待同样明显,两个对未来并没有详细规划的少年,于梦想之前先选定了共同追梦的人,并且义无反顾。或许他们的成功看起来更像巧合,过去经历的挫败也很少流于他们口中,但他们的确是捱过苦难走到了现在,我十分欣赏王俊凯和王源轻描淡写的表达方式,无论是回顾曾经稚嫩的自己抑或对现下生活的归纳,都透露出两人内心的饱满,它是由来自身旁的陪伴滋生出的不孤独感,在彼此间弥漫出一种哲学性的勇气,很好闻,很浪漫。

他说,他和王俊凯上台表演的那一天,是最快乐的一天。

十七

“舍不得的眼泪,就到你十八岁再为你流”暴风哭泣了

海啸霜:

今天翻了翻自己的主页,懒惰如我,这几年也写了不少东西,仔细看看,发现一件挺有意思的事情——我写过的每一篇文里的王源竟然都不太一样(不管塑造得到不到位)。


《年少情歌》里面的他是努力坚忍的;《是你》里是敏感而执着的;《窗间过马》里是天真无邪又古灵精怪的;《幼稚完》里是无法无天却勇敢无畏、坚守初心的;《覆雨》里是能为梦想披荆斩棘、深情且长情的;《萍水相逢》里是沉着冷静、成熟通透的,《不亲密爱人》里是温润隐忍、内心温暖的……


为什么会这样,我想了想,大概是因为这么多面的王源,其实全部都是我眼中所看到的王源(当然只是我个人眼里的,也不排除有我的主观因素造成的OOC成分),但我还没有把我想写的王源写完——这就有点区别于其他二次元人物的同人创作,因为你笔下的这个人是活生生的,是非常非常立体的,没有任何文字或图像的条框束缚他的真实性格,你看到了哪一面,侧重于哪一面,就能表现出哪一面。


而王源是我见过的有最多面貌的男孩子,给我以无穷的灵感。


忘了之前看到谁说,他是一个从来不需要标签的人。


每当世人为他贴上一枚信誓旦旦的标签,他都会挂着微笑却动作坚定地将它从身上撕下来,然后告诉我们,“这不是我。”——或者,“这不止是我。”王源不止是这样的,他还有无限种可能,你等着看。


等着看我身上还藏着多少未发掘的惊喜与宝藏。


 


我的小肥,我近段时间都最喜欢这个称呼,可能是你实在太瘦了,希望你能够胖一点。本来我是想着,等到你十八岁时再提笔写点什么,毕竟我实在是一个很不擅长写这种“小论文”的人,好多话都想留到你成年时再对你说。可是后来听了你写的《十七》,又听了《sleep》,我觉得真的有必要为这个独一无二的十七岁记录一点我的感动。


 


你果敢又冲动,却长情又坚守,你唱“我害怕回头望,身后遗落下山川和海洋”,唱“我害怕世界疯狂,一路上跌跌撞撞,时间湍流,磨灭我的锋芒”,可又唱,“故事不能停在这第七章,写下去才知道梦有多长。”


“Know it kills me to relive what’s gone, but I can’t get enough oflong lost.”


你知道你关于音乐的那颗赤子之心有多么明亮多么滚烫吗,你看到你身上的光了吗。


它是不灭的。


 


记得最初对你留下深刻印象,是有一次站在摇摇晃晃的地铁里无所事事,朋友说:“给你听一首歌,很幼稚,但是有一种谜之好听。”我一脸茫然地把耳机接过来,听到里面的小朋友用很稚嫩却很清澈的嗓音唱:“手心你的爱,化作源能量。”


我当时说:“唱这一句的小孩是叫王源对吧。”


不知道为什么,名字叫“源”的男孩唱的“源能量”在我脑海里莫名形成了一场化学反应。我神经兮兮地要求朋友把这一句歌词倒退重听了三四次,每一次都努力听着你唱到“源能量”时清脆的咬字,重复听到朋友都觉得我有毒。


怎么这么讨人喜欢呀,小肥,能让人着魔吧。


 


一眨眼小朋友十七岁了。


你每一步都走得好快,登得好高,尤其是这两年。很多时候都能感觉到你越来越遥远了,像在山顶上一颗只能远眺的星星。可是很奇怪的,其实我也挺喜欢这种感觉。你很遥远,在最高的巅峰,仿佛不食人烟,但你依然快乐地留在这个星球上,与凡人一起快乐地爱着世间的山河湖海,爱着小猫小狗小动物。你想让我们看见的时候,就将云雾拨开一尺,又伸手招来日光一丈,光辉下四面八方都是爱你的潮水;你不想让我们看见的时候呢,就安安心心藏在柔软无暇的云端,做一做自己的梦,哼一哼专属的歌。我只需要在遥远的窗口,看到你发顶那一小撮迎风就会招展起来的柔软头发,就很高兴很高兴啦。


 


小朋友,你知道吗,你拥有着一个多么难得的灵魂。我想,人人都该爱你的灵魂——爱你潇洒通透,爱你清澈善良,爱你聪慧伶俐,爱你稳重坚强,爱你七窍玲珑,爱你天真无邪,爱你心怀大爱,爱你古道热肠。


而过去的这一年依旧起伏跌宕,你得到许多鲜花与掌声,却也不可避免地划到过荆棘、遭受过风霜。我很心疼你,希望你远离一切污秽的东西,却又欣慰于你的坚强和成长。


你真的长大了呀。


 


十七岁是我很喜欢的年龄,好像专属于心动、青涩、少年意气;专属于单车、汽水、塑胶跑道;专属于嘉陵江的水,南滨路的风,还有湛蓝湛蓝的天。


当然,我知道你的十七岁会比这些还要更加精彩得多得多,会有舞台上的星光万丈,飞机舷窗外的异国云彩,大荧幕下的座无虚席,光辉荣耀的奖杯勋章,代表国家发出的掷地有声的字句……还有无限种我此刻都无法想象的可能。


天高地阔,就等你带我们领略。


 


十七岁生日快乐,我一路高歌的小朋友。


 


海啸霜


2017.11.8




很幸福看到你又长大一岁,舍不得的眼泪就让我留到十八岁再为你流。